chili coding 自留地

谢谢你,这个夏天我过得很开心


“你看,人家写完了的时候,好久没现身的你终于还是忍不住红心蓝手点赞了。还被我捕捉到了,哈哈。”

“真的写得很好,5个月,50万字,不管是写手的韧劲还是文笔还是故事本身,都是值得爆灯赞美的。”

“可是我还是更喜欢你的文字。每一句话都透着精致。” 

“人家写得也很精致,而且气势恢宏,逻辑严密,这么多人物不仅都串起来了,而且几乎都交代了结局,真的很完美。”

“这些,你自己也都能做得到呀。你是我见过的写作逻辑最严谨的人。如果你当时愿意把那个光开了个头就很吸引人的天鹰山继续写下去,肯定会大火,甚至能超越你的历史巅峰之作。” 

“哈哈,过奖了,我哪有什么巅峰之作,都是恶趣味。” 

“其实你的每一篇在我心里都是巅峰之作。像你这种饱览群书的红楼梦满级学者,只要下笔,那就是灵动的画面。”

“你太抬举我了,我写起沙雕文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,你又不是没看过。”

“嗯,那个肯定是被人蛊惑了。不过,也还好,因为你真的喜欢猫,也是代入了真情实感的。” 

“就是大家聊天,聊着聊着就聊起了这个梗,觉得很好笑,就下笔了。”

“我还幻想着有一天你写一篇白垩纪或者侏罗纪的故事呢。”

“哈哈,恐龙大战吗?那可就难了。”

“很神奇的一件事,我心里那些崇拜的人,不经意间都重影了。仿佛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人似的。”

“重影是什么意思?” 

“给你讲个故事吧。前几天,车里放着一首我不知道名字的歌,声音悠远绵长。我听着听着,恍惚了,陷入了呆滞,觉得这个场景带给了我似曾相识的心绪,就是昨天晚上刚刚经历过的那种感觉。可是我突然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做了什么类似的事情。我着急地想了半天,后来终于想起来了,昨天晚上我又在看那本巨无霸书。刚刚听歌的时候,那个歌声给我的感觉跟书的内容给我的感觉很类似,表面上是文字是声音,却感觉有层层叠叠的意识往外传达,结成网。我潜意识里觉得他们唱歌和写字时是一样的心境,不自觉的就把作者跟歌手重叠在一起了。想通透这些以后,心里暗暗吃惊,又如释重负。因为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。我看完你的文章以后,也是不自觉地把你和我很喜欢的那个作家重叠在一起了,你们在我心里太相似了。” 

“虽然不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作家是谁,但是你居然把我这个业务写手跟人家职业作家相提并论,我还是与有荣焉,谢谢。”

“其实我一直想把那个作家介绍给你,可是又担心那些文字太沉重了,会叨扰到你明亮的心境。她的心态没有你那么豁达,总是渴望寻找到一种极致的真理似的,容易陷入自我怀疑。你心态好,乐观,理性,思维缜密,双商极高,是那种典型的新社会下的优秀人才。不过,从写作的角度看,你们都是那种天赋极高的写手。而且,很巧合,你们都是红楼梦满级学者。”

“真正的作家貌似都比较敏感。所以我只是个业余的。很少有不喜欢红楼梦的女生吧。”

“也是。而且,你们都是有初心的人,对很多东西有一种超长时期的笃定。以前我也不喜欢说‘初心’这些抽象的名词,觉得虚若无物,说出来像是无病呻吟。但是现在,我能体会这些词的含义了,觉得他们很恰如其分。” 

“哟,那倒是很难得的。”

“大学上过一门课,课的内容已经基本不记得了,但是却没有忘记那个老师,她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应该已经五十岁了,我觉得她气质很好,讲得也很好,而且每次讲课都是那种恨不得把所有的内容都告诉学生的样子,而上课时间总是不够。每到下课铃响,她都是一脸歉疚,觉得想讲的内容又没讲完,很对不起我们。我觉得她的状态好极了,跟同学说以后等自己像这个老师这么大年纪的的时候,也想达到这种状态。他们却不以为然,教育我说:不要把老师想得太厉害,我们到她这个年纪,想达到她这种状态并没有多难。我当时很吃惊,心想:明明才二十岁的年纪,你们凭什么就这么自信。现在都过去十年了,觉得他们的状态并没有达到很好,都是泯然众人矣而已。而我也不相信再过二十年,他们能像那位老师那么厉害。现在我也明白了,我所向往的那个老师的厉害之处,就是初心,是几十年来对知识和知识传承的热忱。”

“嗯。我也要向你那位老师学习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 

“真的很谢谢你,不是你,我这辈子都不会想着去读水浒传。果然是饱读诗书之人,选的书也是有大家风范的。你真的是一个宝藏女孩呀。” 

“小说,我确实喜欢读,尤其是学生阶段。”

“我最近还有一个感悟,以前无论如何看不进去的一些书,现在都能耐心的去读了。好神奇的感觉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的。而且很多书都是常读常新。这就是成长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你觉得,如果你继续这样隐身下去,再等多久,我就会放下你?”

“说不了具体的时间,但是,你迟早会放下的。如果想快点放下,最好就是尽快遇到一个新的。”

“可是,我发现我渐渐没有耐心去看了。”

“嗯,本来遇上了也纯属偶然。现在放下,就当从来没遇到过就行了。”

“诶,好像有问题,你自己都那么长情,二十年不忘初心。这样劝慰我。让我如何信服?”

“哈哈,好吧。等你把水浒读完了读懂了,或许我就再次出山了。”

“行。”



reply ( 0 )